主页 > F生活港 >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发布时间: 2020年06月14日 作者:

上赛季结束的时候,Chris Paul和James Harden经历了相同的命运:他们独自带队无法越过勇士这座大山。《ESPN》封面故事今日讲述:二人联手能否破敌?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「叮铃铃」,James Harden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自从Harden在西区準决赛第六场迷失以来,过去几週他的手机就从来没停过。在那场比赛里,这位联盟最具效率的球员的发挥为自己招来了无数非议。多数时候,Harden接到的电话、收到的简讯,对方都摆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态。最常见的对话方式无非是「你还好吗?」、「哥们打起精神来」,甚至于「为你祈祷」。

面对不胜其扰的慰问,Harden用不回覆的方式进行迴避,然而那些尖锐的批评岂是能一笑置之的?在某些人的眼里,Harden一整个赛季的表现抵不上这一场比赛的迷失。那些人还记得他冠绝联盟的15的胜利贡献值吗?那些人还记得他成为联盟史上第一个单赛季得到2000分900助攻以及600篮板的球员吗?他们早都忘了这一切,宁愿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揪着他莫名其妙的崩溃大放厥词。

5月11日,Harden的迷失之战,火箭以39分的巨大劣势在主场被马刺淘汰。众人注意到,Harden在比赛中完全不在正常的节奏上,于是有关「前一场Pau Gasol的无意一肘,是不是让Harden得了脑震荡」的言论甚嚣尘上。Harden赛后否认了这一质疑,将球队失利的全部责任揽在自己身上——包括自己11中2的投篮表现,以及6次犯规、6次失误——随后他逃去亚特兰大,他需要一段时间的独处和反思。「有的时候,」Harden坦言,「我想要待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,不想被外界打扰。」

现在,回到开头的那一幕。此时已是6月25日,当Harden正在洛杉矶与好友聚餐时,他的手机再度响起。Harden瞥了一眼来电显示,随后迅速找了个藉口离开餐桌。

「这电话我必须要接。」Harden说。当他走出餐馆,手机上又一次跳出了来电人的姓名:Chris Paul。

「我要来。」Paul在电话那头说道。

「什幺叫你要来?」Harden一头雾水。Harden和Paul是好友,刚过去的一个赛季他们用简讯交流着各自的想法。Harden知道,CP3此时正在仔细考虑自己作为自由球员的出路,而大鬍子本人也希望火箭能成为CP3的考虑对象,但是Paul究竟要去哪里,Harden还不得而知。

「我是说我要来了,」Paul又重複了一遍刚说的话,「我要来休士顿。我想和你一起打球。」

火箭总经理Daryl Morey为了招募Paul,已经付出了整整十年的努力。早在2005年,Morey还是塞尔提克的工作人员时,他便尝试推动球队将队内球星Paul Pierce交易走,以期在选秀大会上选走初出茅庐的菜鸟控卫。成为火箭总经理后,Morey在2011年12月试图将Paul带到休士顿,可惜纽奥良决定将Paul送去洛杉矶快艇。2013年,Paul的上一份合约已经结束,Morey给CP3送上了一个订製的CP3牵手CP4的摇头娃娃。虽然这样一份诚意十足的礼物没能让休士顿获得与Paul面对面交流的机会,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当Paul决定留在快艇之后,他还是把这个摇头娃娃留了下来。

Paul没有丢掉摇头娃娃,而Morey也一直没有丢掉这样一个梦想。

于是时光推进到2017年休赛季,Morey的办公室里挂了一块2017自由球员专题白板,上面密密麻麻地绘製了Morey的「决策树状图」:无数潜在的签约对象,各种数据,一大堆的箭头、公式和猜想。在白板的正中,有个名字被红笔圈了出来:Chris Paul。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对两位球员而言,上个赛季均是草草收尾、残酷异常。G6赛后,Harden独自一人坐在更衣室里,内心充斥着无助感。火箭球员发展教练Irving Roland,过去断断续续地当了Harden八年的私人教练,他一言不发地和Harden握手致意,随后退了出去。

「就好像所有人都不敢开口和他说话,」Roland回忆道,「你很明显能觉察到Harden的心在滴血。这个时候你该怎幺和他搭话?你要是说了什幺不该说的,他会不会暴跳如雷?」

这种人人自危的氛围并没有影响到火箭前锋、老将Trevor Ariza,他径直走到Harden身边,双手搭着Harden的肩膀,认真地说道:「这样的一段经历对你来说是好事,百分之百是好事。」Ariza提醒Harden,历史上每一位伟大的球员,从魔术强森、Michael Jordan再到James,都曾在职业生涯中有过这种惨痛的经历。「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你、对着你指指点点、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时,会给你带来无穷动力。你想想应该怎样去面对?」

按照以往,赛季结束没几週,Roland和Harden就会重新集结,开始训练。这一次Harden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,他决定去巴黎和巴塞隆纳休养生息一段时间。在Harden休假的这段时间里,Roland的电话被打爆了,外界纷纷猜测Harden是不是要当鸵鸟、甚至于直接放弃比赛了。

实际上,按照Mike D’Antoni的描述,这就好像是「一整年都在进步。他为我们付出了太多。也许有某些比赛我们可以让他多休息一会。但是他一心想要MVP,Russell Westbrook的表现更是让他不敢放鬆,因为每当Westbrook又拿了一个大三元,Harden就在想,好吧,现在轮到我发挥了。」

「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,但是我们承认确实没有解决的办法,」D’Antoni说,「我也想让他成为MVP。后来我跟Harden说,『那就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吧。』但事实上,让他追逐MVP的同时肩负起全队进攻的重担,确实太难了。」

就连Harden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这样的重担让他有点喘不过气。「每个进攻回合都指望同一个球员,确实太困难,」Harden说,「当队内没有谁能为你分担这样的责任时,你很容易会筋疲力尽。当你累坏的时候,你却找不到一个队友,可以把球交给他,连着打三四个回合,而你只要轻轻说句『你来吧。』」

而11天之前,离休士顿1500英里之外的洛杉矶,Chris Paul在快艇的季后赛谢幕战表现,同快艇球迷的心情如出一辙:沮丧。在与犹他的季后赛第一轮比赛里,Paul堪称完美。在Blake Griffin又因为莫名其妙的伤病退出比赛——这一次是脚趾伤病——之后,Paul一人挑起了全部的重担。在G6客场生死战中,Paul砍下29分8助攻,帮助快艇保留一线生机;整个系列赛中,Paul场均27.3分10助攻。但是在G7,Paul在重重包围下19投只有6中,得到了13分。离开史坦波球馆时,Paul感觉压在他身上的陈词滥调愈发沉重:「他还能不能在大场面中笑到最后?」

Paul深思熟虑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:如果他要赢球,肯定是在别的地方。快艇留给他的伤痕越来越深了。

2014年季后赛,Paul在与Westbrook对位时出现了致命失误——这次失误导致对方在第五场听牌之战中偷走了比赛的胜利——时至今日,这场失利仍然折磨着他。Paul一直为自己从来没有和另一位控球大师搭档过而扼腕叹息。至于更衣室里的不和谐新闻,它们从来没有逃过记者的眼睛。Paul直言,「我认为这支球队里的交流本可以做得更好。」

Paul和Griffin之间的嫌隙已是人尽皆知的秘密,但是这二人从未将其公之于众,或是直接在更衣室引爆这颗炸弹。「Blake和CP3二人经历了起起伏伏,但是在我(2015年)来到球队以前,他俩的关係就已经变成那样了,」前快艇前锋Luc Mbah Moute透露,「可是外人根本看不出端倪,他俩在场上也不会争得面红耳赤。就算是在场下,他们也还是坐在一块。

「其实很多球队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只不过因为我们在第一轮输球以后,这些问题就被无限放大了。」

曾与Paul在洛杉矶并肩作战了四年的J.J. Redick更是直言不讳:「我之前也想搞明白,为什幺快艇没能赢过总冠军,或者为什幺有的时候我们队里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摩擦。对此我给不出什幺合理的解释。无论是我还是Paul都会觉得,待在这样的队伍里,有的时候会很心累。」

于是Paul意识到,是时候重新开始了——眼前的火箭,正是这样一支热烈欢迎他的到来、并能与他无缝对接的球队。「我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块。」Paul说。是的,Paul决定了,休士顿才是更适合他的那支队伍。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6月27日晚上,Chris Paul和好友LeBron James来到西好莱坞的1 Oak夜店消遣。Tristan Thompson和Joe Johnson夫妇正在附近的位子上用餐,Paul和LeBron James二人上前同他们问候,夜店里迴蕩着肌肉碰撞时发出的闷响。

当时间来到午夜一点时,众人穿过私人出口离开了夜店,以避开狗仔队的跟拍。这时候Paul注意到手机上收到了经纪人Leon Rose发来的一则讯息:火箭已经敲定了交易细节。火箭採取了一系列複杂的操作——从底特律和达拉斯分别换来了Darrun Hilliard和DeAndre Liggins,再马不停蹄地将他们转手送往快艇,作为这笔大交易的添头;不仅如此,火箭还搭上了Patrick Beverley、Lou Williams、Sam Dekker、Montrezl Harrell、Kyle Wiltjer以及一个未来的首轮籤,如此才换来了这位数届全明星球员。Paul这一次的选择,不光是拉响了改变NBA权力版图的警报,同时也将身边这个男人视为自己最主要的竞争对象。

「James是我的好兄弟,但是他对此一无所知,」Paul回忆道,「最初我就没打算把实情和他透露,因为即便我和他关係很亲,我们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。」

20分钟过后,Paul终于忍不住,将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。James听了是什幺反应呢?他叫了一支唐胡立欧1942龙舌兰酒,和他的好友碰杯。

「开心点。」James说。

这是最真切的情感流露,但是你很难从这个东区的超级球星身上看到。James和Paul都明白,即便交易达成,金州勇士仍旧是总冠军的最有利争夺者。在交易得到正式宣布后,火箭的夺冠赔率从30-1跃升至15-1。而勇士仍维持在5-11的位置上,文风不动。

但是Morey关心的可不是赌城的数据。他用自己的数据计算出,Paul才是那个改变比赛走向的球员,特别是他将有效减轻Harden的负担。据ESPN数据统计,当Harden的球权使用率每上升10个百分点,他的防守效率就要下降12个百分点。另一方面,在全部后卫中,防守胜场数最高的前100个赛季里,Paul佔据了其中的4席。

3个小时过后,凌晨4点,Paul在加利福尼亚的家中和Morey进行了影片通话,Morey惊喜地发现,他刚刚交易来的控卫正在对着镜头晃动那个摇头娃娃。「看到了吗?」Paul一边笑一边朝着Morey挥手,「这就是命运的选择啊。」

对于Harden而言,这笔交易更像是在与勇士的抗衡中如虎添翼。Morey那边结束了与Paul的影片通话后,转手拨通了Harden的电话。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15分。Harden听到消息后发出了「欢快的叫喊声」,随后他立马问球队的总经理,「下个球员你看上了谁?」

Morey当晚熬了个通宵,冲着电话那头大喊,「我们就不能休息一下嘛,为我们得到了一个未来的名人堂球员庆祝一下吗?」

的确,休士顿如今可以为得到了两个高球商的天才球员欢呼雀跃,因为他们俩还有未完成的目标,拥有着无穷斗志。而他俩又都以固执、霸佔球权、性格急躁、多数情况下是个难相处的领袖而着称。

为了庆祝加盟火箭,Paul特意选择了洛杉矶的马斯特罗餐馆,来宴请火箭CEO Tad Brown、D’Antoni以及时任球队老闆Leslie Alexander。餐桌上,众人的谈话内容围绕着如何在球队沟通这个核心,Paul急切地表达了自己想要知道球队蓝图的意愿。「很明显,」Brown说,「Paul想成为球队未来进程的一份子。」

正当火箭的智囊团埋头享受牛排和意面时,Paul给Redick打了个电话,开玩笑地说德州的免税政策有多幺好。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9月的一天,休士顿气候温暖宜人,D’Antoni坐在空无一人的丰田中心看台上,仔细地观察着球队的「控卫双头怪」组合。除了Paul和Harden之外,多名火箭球员聚在一起,进行着日常的队内比赛。他们的教练尤为关心的一点,便是底线发球之后,是谁在掌控球权?

面对外界「你必须要指派一个控球人」的言论,D’Antoni可谓深恶痛绝。没过几分钟,这样一个问题自然有了结果。当Ariza投进一记三分远投之后,Paul接过底线发球,迅速传给前场左侧底角的Harden。下个回合,当Ariza又进一球后,这次换成Harden更接近底线,于是他接过发球,直接送出20英呎的长传,精準地找到了他那正在跑位的新队友。

在两名控卫的接力传递下,篮球在两个半场内来来回回。这边厢是Paul给Clint Capela送上空接暴扣;没过多久,又是Paul,这次球传到了跑到侧翼的Harden手上。

「这感觉不可思议,」Harden在训练结束后接受採访时说道,「我不用再一直运球运球再运球。我可以直接接球投篮。因为我被放空了。没错,接球投篮,我已经足足五年没有这样的经历了。」

曾在纽奥良给Paul训练过的Roland表示,他从未见过Paul比现在更开心。自从Paul来到火箭,Harden、Ariza和Bobby Brown(Brown曾在纽奥良和CP3搭档过)等球员就经常和他结伴同游。「前两天我们一群人去吃了个晚餐,吃饭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说,现在队内气氛就跟AAU球队一样了,」Paul透露道,「我们队内一帮人都很喜欢泡在训练馆里。」

「我们肯定合得来。」Harden说。他表示自己已被Paul的挡拆终结、中距离以及三分能力迷得眼花缭乱。「Chris正在慢慢了解我的喜好。我也一样。所以当赛季进行到一半时,如果看到我们俩在场上朝着对方大喊,那肯定不是因为我对他感到很生气,或者是我不喜欢他了。我们只是在进行着最为坦诚的交流。」

Paul坚信,他和Harden能组成强大的双人组,「因为我们能互帮互助」。两人间的真正摩擦在于到底该听谁的。举例而言:上个赛季,Harden基本上掌控了火箭攻防转换中的全部球权。而在12年的职业生涯里,Paul也做同样的事。但很明显,Harden在这方面更加擅长。

据火箭的工作人员分析统计,上赛季Harden以873次长传领衔全联盟,这些25英呎或更远的长传往往直接指引队友冲击篮筐。凭藉这样的长传,火箭全队共计砍下477分,高居联盟首位。在这项数据统计上,James以777次长传名列第二,John Wall 633次长传排在第三,之后便再也没有哪个球员送出500次以上的长传了。Paul以267次长传排在全部球员的第27位。

另外,上个赛季Harden直接得分和助攻队友得分合计达到了4538分,距离NBA历史记录只有一分之差。Paul的到来自然会减少大鬍子的出手数和场均得分。而Harden一次次地强调,自己从来不在意得分、出手数乃至镁光灯的变化。「那些都不重要,」他说,「我只在乎赢球。我们俩都经历过低谷、沮丧和失望。我们决不能让任何事影响到我们的终极目标。」

Morey表示:「如果在关键时刻让Paul控球结果效果不尽如人意,或者是让Harden控球以后同样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,那幺出现一次这样的情况算不上什幺。如果这样的情况接二连三地发生,我可以预见到队内将瀰漫紧张的气氛。所以我们可以走着瞧。」

Harden和Paul能不能分享控球的任务?谁来负责推快攻?谁来负责最后一投?谁是大当家?谁又是二当家?这两位技术风格相似、又同是曾经球队的老大的球员,究竟能不能在场上共存?D’Antoni直言,这些问题的答案,要幺将促成二人组的融合,要幺将生生拆散他俩。D’Antoni指出,Paul需要学着打快。至于Harden,他必须要记住,现在身边站着的,是当今最具天赋的挡拆大师。他们俩都要看淡对MVP的渴望。

「这样的问题是需要摆在檯面上来解决的,」D’Antoni说,「你不可能防患于未然,只有事情发生了你才能去着手解决,但是我们现在也在试着讨论这些问题。所以如果事情起了些变化,你开口说,『嘿,还记得我们九月份我们是怎幺讨论的吗?』但愿到时候他们会说,『哦,没错。好的,我们现在没问题了。』」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「所以整件事完全取决于Harden和Paul两个人。当教练团出面的时候——相信我,肯定会有这样的时刻的——我们是放任这一切,以至于事态变得不可挽回;还是先制定一些预处理的方案呢?」

在整个休赛期内,Morey经常和Paul、Harden二人开碰头会,讨论潜在的交易对象(这其中包括了Carmelo Anthony的交易拉锯战)、球队出售问题、球队阵容变化以及进攻战术的设计。「我们让球员儘可能地参与到球队的事务中去,这在不少球队眼里是犯了大忌。」Morey说道。

此外,D’Antoni也会把Paul和Harden喊进自己的办公室,和他们商量具体的任务安排。Paul每场比赛打32-33分钟,而Harden上场34分钟。「场上任何时候,我都会有一位名人堂级别的控卫,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。」D’Antoni承诺。

在第一节比赛还剩5分钟的时候,Paul会下场休息,这一时间点要比过去任何一个赛季更早一些。至于Harden,之前他更愿意打满第一节,现在第一节还剩两分半到三分钟的时候他就得坐下去休息。根据D’Antoni的安排,Paul和Harden每场比赛并肩作战的时间加起来一共18分钟,这其中包括每场比赛的最后五分钟。而这样的安排就需要Harden第四节比赛的头四分钟必须留在场下。

「我已经能预想到,在某些比分胶着的比赛里,James会对我说,『太扯了。教练,让我上场,』」D’Antoni笑道,「那我就会说,『我不知道该怎幺回覆你,毕竟我们之前就已经说好了。』」

2009年凤凰城全明星赛期间,当时还是曼菲斯灰熊的新秀O.J. Mayo,邀请还在亚利桑那州大读大二的James Harden去和NBA的名人们见见面。梅奥把Harden领到四季酒店的一个舞厅内,当年的全明星都在那里。Harden躲在人群后面瞪圆了双眼,打量着整个舞厅。

不远处,LeBron James、Dwyane Wade和Chris Paul正聚精会神地玩着一种名叫Bourré的纸牌游戏。这三个人有说有笑、互相拿对方取乐的同时,满不在乎地往彩池里扔着百元美钞。牌打到一半,Paul停下来和Harden打了声招呼,这让Harden吓了一跳,毕竟在星光熠熠的舞厅里,Harden已然成了那个籍籍无名的人。

「我记得当时看着James、CP3和Wade在那有说有笑,心想,哇,所以这就是朋友间该有的样子吧,」Harden说,「等后来进了联盟,我才意识到,这种情谊是多幺的珍贵。」

一通决定命运的电话!火箭得到CP3的幕后故事,曝与快艇队友之

现在,Paul趁一切还来得及时,坚决和老东家、老队友告别。他希望自己能和新到一个地方的小孩那样,搬了家之后就能邂逅新的至交。而Harden本人,则坦言自己很后悔没有在Dwight Howard还在休士顿的时候,更好地去了解这个大个子,他承诺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在他和Paul身上出现。他们俩整个夏天都腻在一起,打打保龄球、到处吃吃喝喝、顺道训练,然后再去听一场Kendrick Lamar的演唱会。

而另一方面,快艇队的总教练Doc Rivers,则饶有兴致地观察Paul是如何融入火箭的。他承认,自己与Paul的师徒关係,最终走向了一个苦涩的结局。

9月初,Rivers坐在波士顿TD北岸花园球场的场边,参加一年一度在那里举行的慈善活动。在活动现场,Rivers承认了他与Paul、Paul与某些快艇队友之间的不睦,影响到了队员的责任承担。「我觉得Paul批评队友最凶的时候,就是Paul本人发挥不好的时候,」Rivers说,「正常人搞砸了这一切,就要想办法接受现实。但是我认为Paul没做到这一点。不过总的来说,他实在是个聪明绝顶的控卫,能执教他根本不用担心。」

三个星期后,离波士顿大约1850英里的休士顿,Paul刚从丰田中心的屋顶上下来。他在屋顶上和Harden为杂誌拍摄封面照,拍摄现场到处都洋溢着快乐的情绪——直到话题转到了快艇上,原本笑容满面的Paul瞬间换成一副冷脸。当记者转述Rivers关于他的言论时,Paul边皱着眉,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:「他爱怎幺说就怎幺说吧……」Paul嘟哝道,后面的半句音量太小,没人能听得真切。

「我很清楚,我自己是个很严厉的领袖,」Paul最后终于开口,「但如果我这幺难相处,那为什幺Mbah a Moute和Redick都想来这边继续和我并肩作战呢?」(Redick先前表示:「和Chris Paul打球是不是很辛苦?没错,某种意义上他的打球方式确实很有棱角,如果你跟他的性格不一样,那幺你肯定免不了有些磨擦。但是我很喜欢跟他一起打球」)

再回到那一天的波士顿北岸花园,Rivers表示早在上赛季开始的时候,他就预感到Paul离队的可能性是一半一半。而在休士顿的Paul予以坚决否认。「我那个时候肯定全身心都献给了快艇。」Paul坚称。

Rivers说,Paul离开的原因,是他相信,相比于留在快艇,自己来到休士顿之后能在季后赛走得更远——Rivers对此不敢苟同。「Chris完全有成为自由球员的权利,」Rivers直言,「但是人总是『这山望着那山高』。我们经常和球员强调这句老话。等他们老了,就会有深切的体会了。」

Paul坐在丰田中心外的一张长椅上,仔细衡量着Rivers这句话的份量,随后噘了噘嘴,就好像是刚喝了杯刚煮沸的牛奶一样。他整理了自己的火箭球衣,瞥眼看向了左侧的Harden,大鬍子离他只有一臂的距离,穿着同样的衣服。

「Doc说的一点都没错,」Paul一脸严肃地说道,「很多人都有『这山望着那山高』的心态,他们往往去了之后才发现,实际也不过如此。

「但是这一次,我决心要走过去,亲自看看这山究竟高不高。」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申博太阳城_申博77|与你共同行动|网站地图 申博官方唯一正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