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生活港 >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发布时间: 2020年06月27日 作者:

埃塞俄比亚,相信很多香港人不会感到陌生,饥荒、贫穷、疾病、还有连绵不断的内战,但关于它的人文、地理、还有旅游资源,我想除了一些喜欢寻找冷门旅游目的地的背包客,便没有太多人会去深究这东非国家,其实它的旅游资源可真多得令人惊叹,它有原始的土人部落、有背负着深远历史的宗教圣地、有可供观赏动物的国家公园、有遗世而独立的古城,还有令人赞叹不已的自然风景。

从香港可直飞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,然后再坐内陆机转飞北部城市默克莱,也可像我一样由南坐巴士一直往北经巴赫达尔、贡德尔、阿克苏姆到达默克莱,再从另一方向南下拉利贝拉,然后回到亚的斯亚贝巴,这些地方都是埃塞俄比亚的旅游名胜,此文章主要介绍默克莱的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 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关于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参团的费用,一般在网上订行程要六百美元,经默克莱的旅馆代安排只要四百美元,我直接去ETT问也是要六百美元,但我之前在阿克苏姆认识的Asgedom告诉我,一般当地人不会多过三百美元,我随便还价三百美元,她也没甚幺意见就与我签合同了。

早上九时在ETT Ethio Travel And Tours的总部集合出发,为了方便,我租住在ETT楼上的Atse Yohannes Hotel ,租金五百比尔。

坐在酒店大堂等另外三位拼团的人一起出发的时候,我的心情十分兴奋,而且也有点紧张,很久旅行没有这样的感觉了,只因这次旅程确实有点刺激。同车是一日本人和两奥地利人,都是三十出头,我们被通知只能带简单的背包出发,因为佔去越野车大部份空间的都是矿泉水,还有床垫和一些粮食与简单煮食的用具。

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位于埃塞俄比亚东北部阿法尔省,属于活跃的火山地带, 这地域底于海拔负130米,是地球上最严峻的地带,也是地球上平均最热的地带,气温平均介乎35摄氏度至40摄氏度,中午最高时可高达摄氏50度, 能在这种极端严峻地方居住的就只有阿法尔人。

达纳基勒洼地包括:


Lake Assale 盐湖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Dallol 达洛依琉璜池

 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此行重点当然是 Erta Ale 尔萨阿雷火山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Erta Ale 是现时世界上五个有溶岩湖的火山之一,可观性居首位,而尔萨阿雷火山由于管理松懈,更可任意走到火山口观看溶岩湖,当然会有意外发生的风险,火山对上一次爆发是2007年。另外达纳基勒洼地的邻国是厄特里亚,一直与埃塞俄比亚有边界纷争,以往有多宗游客遇害事件,最受外界关注是2012年五名欧洲游客被绑架和杀害,所以要观看这地区全程要有军人陪同,基于以上原因令这片土地更为神秘,近年由于两国关系缓和,没有冲突,因此又开始吸引了爱探秘的旅人来到这片特殊区域,只因这里的视野确实十分独特,能看见将会毕生难忘,而地理上条件极为恶劣,絶对能够挑戦体能上的极限。

DAY 1

首先我们驾车上到一座高山上,这里能够俯瞰整个默克莱小镇的全景,我们的旅程将会从这里正式开始,之后便会向东北方向前进,海拔也从现在的2000米下降至负130米,气温也会由20摄氏度上升到接近50摄氏度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不到二十分钟便离开小镇,再经过一小时的车程,进入了荒芜之地,车内的温度计测量到车外温度是四十摄氏度,眼前就只有乾旱的沙土和乱石,土房建筑已经没有,看见的房子都是用树干和树枝草草围绕起来作为支撑,从外面就可以很清楚看到内里,内里没有任何设备,就只有用树干和藤条捆绑成的床,这些就是大部份阿法尔人的居所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大概三小时后又来到了一个小村庄Berahle,这里算是荒芜地带的一个驿站,现在还有水和电力供应,我们的午餐就是在这里解决,此刻我认为最痛快的事情莫过于饮一瓶冰冻的可口可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刚好今天是村庄每星期一次的市集,在这片布满沙土和碎石的空地上架起了十多个帐篷,还有一些小地摊,卖的都是中东款式的衣服、围巾、披肩、还有一些饰物和日常生活的器皿。这样沙尘混混的地方,算是阿法尔地区热闹的社交场所了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市集外的大片空地还有很多骆驼和领驼人,在恶毒的阳光下领驼人为骆驼喂饲乾草,人和骆驼同样要好好的养精蓄锐,稍后他们将会和我们一样进入达纳基勒洼地 ,分别是我们驾驶越野车来这里探险,而他们却是为了生活,将会展开为期十四天采盐的艰辛工作,领驼人会带着骆驼徒步七天进入达纳基勒洼地中心最酷热的盐田,那里气温接近摄氏五十度,然后又带领着背着沉重盐砖的骆驼,艰苦的徒步七天到高地提格雷省,这一定是世上最艰苦的一种工作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在我们午餐的地方,这些领驼人经过会进来买枝啤酒坐下来休息一会,他们都不会太多动静,只是默默的坐在铺了垫子的石头上,瞳孔对焦在无尽的沙漠深处,眼神是如此的落寞,看着也令人神伤,但想到他们为了生活,长年累月带领着驼驼徒步来回地球上最严峻的地带,不由得从心底佩服这些阿法尔人的坚毅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 

再过了两小时我们到了另一个村庄 Hamede Ela ,这里相对刚才中午那个村庄就更荒芜了,我看一看车内的温度显示,竟然是摄氏48度,一离开车子,沙漠吹来的风都是滚蕩的,不到一会已经令我头昏脑胀, 导游告诉我们,晚上将会睡在这里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Hamede Ela 是第一晚的营地,这真是个如同热锅的沙漠,鸟也不愿飞过,甚至连苍蝇也不多见,然而阿法尔人却把这片土地,选择为他们安身立命之地,过去三个世纪,他们都是这里唯一的主人。贫瘠的土地却蕴藏着丰富的盐,或许这是上天对他们唯一的恩赐,他们以採盐为生,与彼邻高地提格雷省作贸易,换取金钱和生活必需品,数百年来就是这些白色的金子养活了这里的阿法尔人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但对于阿法尔的小孩,他们还没意识到这里生存环境的脆弱,和地球上其它地方的小孩一样,他们都是无忧无虑。炭黑的皮肤,深邃的双眼,卷曲的头髮,身体上没有多余的脂肪,遗传了阿法尔人的基因,身体瘦削但强壮,他们看见旅客的到来都雀跃地围绕着我们团团的转,对我们城市人的好奇,不下于我们对他们的好奇一样。

我们坐在那些如同动物骸骨的房子,一直等了一个小时,直至另外两部越野车与我们会合,一部是另一团的游客,他们以相反的方向进入洼地,即是我们先去盐湖,硫磺池,火山,而他们是先去火山,硫磺池,盐湖,至于另一部越野车上的是保护游客的阿法尔军人。

待过了中午最炽热的阳光,我们才开始进入盐湖,行驶时三部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以便互相照应,在进入盐湖的路上,每相隔两公里,便会遇上领驼人带着骆驼从洼地出来,多的有五十头骆驼,少的也有二十头,每头骆驼会背上二十块盐砖,一块盐砖有五公斤,每只骆驼背一百公斤,每块盐砖假如运到提格雷省可卖得1.5美元,每头骆驼背上的盐砖价值总共是三十美元,以二十头骆驼计算,卖出所有盐砖就有六百美元,在埃塞俄比亚,这不是少数目,但能够落在这些工人口袋里不知又有多少。我们想为他们拍照,领驼人都不介意,拍照后就只会问我们拿点水喝,然后又继续低头默默的看着自己的脚步,一步一步的向遥远的目的地前进,看见他们面上的表情,已知道这段採盐之路有多幺艰辛,人辛苦,骆驼比人更苦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再过了一小时到了盐湖,全部人从车上下来,两位军人先行,两位殿后,我们夹在中间,说是保护我们,其实感觉更像胁持人质。盐湖像没有尽头的白色地平线,因为没有带太阳镜,眼睛也睁不开,猛烈阳光把地下水蒸发掉,留下一层又一层的盐,经过漫长的岁月,盐层有一公里深,足以让任何车轮在盐湖上行驶,师傅直接把汽车开上盐湖,这里表面还有十公分的湖水,水溅到小腿上,一瞬间便结成盐粒,盐湖表面凹凸不平的结晶体,踩上去脚底也会刺痛。我们在盐湖一直待到太阳下山才回营地,由于长时间在阳光下步行,而且又把矿泉水遗留在车上,这时候我身体开始感到有点不适,到返回车上时已经非常口渴,马上把半瓶的矿泉水喝完,但全身还是感到乏力,我知道是中暑的先兆,回到营地时,情况依然没有改善,晚餐时完全没有食欲,就只饮了一碗菜汤便上床睡觉,但四十度的高温怎样也不能入睡,而且沙漠的风吹得人头昏脑胀,我拿了两枝1.5公升的矿泉水,一枝用来喝,一枝每隔半小时涂在身上作为物理降温,一直到凌晨二时气温才有所下降,睡了四个小时,六时便醒来,起床第一件事便是问旁边那位奥地利人要水喝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
DAY 2

这样早便起来,因为吃过早餐后便要在太阳还没完全升起之前,要到Dallol达洛依火山地带。如果待太阳完全上升后,那时温度不适宜活动。昨晚只喝了一碗菜汤,今天早上还是没有胃口,就喝了一杯啡咖和一大杯蜜糖水。

" 尽量吃一点东西吧,待会还要徒步上山的,不吃东西怎成 ! " 导游Kim很关心我的身体状况。

我完全明白在这样严峻的地方活动,补充能量是非常重要,但吃不下不能勉强自己,就算吃了也只会吐出来,最后也只能把一只橙硬咽下肚里。

Kim 检查一下我们的装备,特别吩咐一定要换上登山鞋,还要我们带一条小毛巾,用来掩着口鼻。

" 大家到了火山脚下,请跟在我的后面,沿我走过的路前进,不要自行走别的路,特别是硫磺池,地表会很脆弱,会有下蹋的可能,深可及膝盖,下面的液体很高温度和有腐蚀性的。"


达洛依离营地只有十多公里,不到半小时我们便到达山脚,这只是一个小山丘,或许更像一个二百米高的大斜坡,同样是两位持枪军人先步行上山坡上,确实安全后便挥手叫我们前进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 

这里再往前十公里已经是厄立特里,也就是已往有边界冲突的地方。Kim带领着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进,再次叮嘱我们跟随着他的脚步,斜坡表面令我想起新鲜热乎乎的菠萝包,一块块如同酥皮一样,这些地表很脆弱,承受不了一个人的重量,有些比较薄的一踏下已经脆裂。上到斜坡上面看到又是另一种特殊地貌,风化了的矿物像颗颗灵芝化石拔地而起,有些又会美得像珊瑚一样,又有些像煎焦了的荷包蛋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再前行一公里便到了硫磺池,由于受到火山地热的影响,这里长年累月从地底下喷出硫磺液体和气体,一层又一层的硫磺从地底喷出来,堆叠成不同形状的结晶,奇形怪状,十分美丽。但这些却是含有毒害的物质,如果接触到皮肤表面会引起腐蚀伤害,吸入太多硫磺气体也会损害气管。硫磺地带不断喷出炽热的液体,滙聚形成一些黄绿颜色的硫磺泉,泉水气味中人欲呕,逗留不一会便已经鼻涕直流,面对如此厮美景,却被熏得没有太多兴致去仔细拍摄,随便拍了几张相片,只能留给眼晴和脑袋去感受此时此刻。在这非洲一角,东非大裂谷的尽头,阳光下绽放出一朶大地之花,令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啧啧称奇,却又残酷地折磨每一个人的身体,深深体会 " 眼睛在天堂,身体在地狱 " 这句谚语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我们不再久留,而且又要在太阳还没完全升上来时赶紧跑回山下。由于之前身体中暑,再吸了些硫磺气体,回到车上已经感到全身乏力,之后去盐湖看工人怎样生产盐砖的过程, 我也只好放弃,留在越野车厢内,车厢外温度已经达到四十六度。

 

在盐田工作的阿法尔人,凌晨四时便会起床,步行两小时到盐田,然后在早上七时开始工作,工人主要负责把盐板从地上整块翻起,切割成一平方尺的小方块,待领驼人把盐块綑缚在骆驼的峰上运回提格雷省。在中午一时后,最猛烈阳光时便会停工,踏上归家的路。在大自然底下,我们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寄生者,要与大自然共存,我们只有尊重和了解自然的规律,更重要珍惜它的资源,阿法尔人明白这个道理,沙漠也许对许多人是严酷和吝啬的,但阿法尔人却用勤劳和智慧将自己与沙漠融为一体,充分利用大自然赋予的条件,在沙漠写下他们的历史。

之后回到第一营地,我们收拾好所有行李,离开这个如同炼狱的凹地。已经两天没有洗澡,两天加起来的汗水和盐湖留在身上的盐分,我好奇用舌头舐了一下手臂,感觉自己和鹹鱼一样鹹。

" 好了,我们现在去游泳池游泳好吗?"

妈的,这个一直爱开玩笑的司机阿Dat,在这时候说这个笑话真的有点过份。

离开Hamed Ele,Dat 风驰电掣的向下一个营地Uaideddo出发,但他却反其道而行,相反的向Berahle村庄驶去,不到二十分钟,我发现碎石小路有水流过的痕迹,渐渐小溪成形,再沿着小溪向源头探索。

" 好了,男士们请换上泳裤吧,我们到游泳池了。" Dat 很得逞的说。

" 天呀 ! 真的有游泳池呀! " 我难掩内心的喜悦大叫出来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过去两天如同苦行的生活,看见这一个在沙漠中的小小水涧,我们都欢喜得像小孩子一样地手舞足蹈,像重获自由的小鸟,甩掉鞋子,脱掉裤子,仅剩内裤,马上跳到水涧里,泡在水中,我们彼此眼神交流,感动得如像刚刚一起逃狱成功的困犯,虽然水夹杂着沙泥带点混浊,但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。

今个晚上我们住在Uaideddo的Guest House ,这里有水洗澡,晚餐还有羊扒,意大利粉,香肠,印度薄饼,还有冰冻的可口可乐,我心想 : " 如果三天都要住在四十度高温的荒地,或许我这老人家要崩溃了。"

DAY 3

今天是我这次四天三夜团的最终目的地尔塔阿雷火山,也是这徜旅程最期待的部份。火山位置在" 地球上的伤疤 " ,东非大裂谷的北部,从我们的营地大约五小时的车程将会到达火山脚下,距离其实不太远,就六十公里,只因路况极端崎岖,最后二十公里被旅游书形容为 " 或许是世上最糟糕的路之一。"

昨天短暂离开达勒基纳洼地来到 Uaideddo, 住在环境没那幺差的房子(其实也是睡在地板上),吃好一点的食物,为的是让身体能够得到好好的休息和补充足够的能量,假如两天也在四十度的高温下作息,体力和精神将不能应付今天更艰辛的路程。今天我们再一次进入这片炽热洼地,在进入洼地前,Dat很仔细的检查车轮,为即将展开的路程作好准备,Kim在厨房帮助旅馆老板整理我们晚上的食物,今晚的晚餐要现在完成打包带上路途。而我们把握这段空档时间往村里转转,与小孩子玩玩,拍拍照,买一些橙和西瓜。

中午十二点我们再次出发,首两小时的路程依旧荒芜, 沙漠渺无人烟 ,渐渐进入洼地的中心地带,大地只有两个主色调,啡色的沙尘,黑色的岩土。 车外的气温已经上升到摄氏四十八度,热空气把眼前的一切事物扭曲成 " 飘飘悠悠 " 的景像,梦幻而不真实。

" 龙卷风呀 ! " 突然我看见右前方有一个漏斗型的旋风横空刷过,卷起沙漠大片的沙尘。

由于高温的气流急速上升,遇上风把沙尘吹起,上升的热气流连同沙尘形成一团像龙卷风般的" 尘卷 ",这现像我记得上一次是在青海入新疆时的沙漠看过。

一群六只的骆驼,抵挡不了洼地的高温,在方圆数公里仅有的几棵小树下一边休息,一边咀嚼树叶充饥,有骆驼意味着村庄就在附近,在进入火山地带前,我们停留在这村庄午餐,这是靠近火山前最后的一个小村庄,这里的情况就跟 Hamed Ele营地完全一样,人口稀少,就只有十数间的简陋棚屋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简单的午餐后,离开村庄不久,沙漠突然终止,我们被面前出现的黑色波浪形岩石阻挡着去路,这是很久之前,火山爆发后,岩浆从山上往下流,一波接着一波向前推所形成的独特地貌,这里离开尔塔阿雷火山还有二十公里,可以想像火山爆发那一刻,火山灰从那缺口冲到千米高空,像原子弹爆炸一样,瞬间把白天变成黑夜,大量熔岩随之而来,不断地汹涌而出,想必要有这样惊天动地的力量,才能够把岩浆覆盖到如此广阔的面积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Dat 对我们说 : " 好吧 ! 大家坐好一点,小心撞爆头顶。"

他伸展一下腰,扭扭屁股再坐下,两手牢牢的握着方向盘,眼晴专注的看着前方,越野车剧烈地摇摆,我们在车厢内左右挤来晃去,在这种崎岖嶙峋的岩石上颠簸了足足两个多小时,一直到下午四时才到达由阿法尔军人驻守的火山脚下。这里有二十多名军人,除了负责监察着边境,另一任务算是保护登火山的人,但很名显他们并不欢迎游人的到来,个别军人甚至表现得很不友善,说实在我们的到来只会为他们徒添麻烦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我们在这里一直等待太阳下山,因为气温下降后才适合徒步,全程十二公里,大概所需三个小时,很抱歉因中暑还没痊愈,导游Kim 为我安排了一匹骆驼走这段路(六百比尔),如果可以,我情愿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。其实火山地势起伏不大,落差只有两佰米,但高温而且没有光线下摸索着前路却令步行起来十分狼狈,这段路程其实是没有军人陪同,只有另一批军人会在山上等待游人到来时才会作出照应,由于骑骆驼的关系,我比其它人早了一小时上到山上,我还以为可以先睹为快,但山上的军人要待所有人到齐才带领我们一起去看火山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
阿法尔人认为火山通向地狱,他们称尔塔阿雷活火山为 " 地狱之门 ",这名称实在太贴切不过,当我一步一步靠近这 " 地狱 " ,可以听到沸腾的岩浆在翻滚时发出轰轰隆隆的声响,低沉时像大群孤魂在哀鸣,爆发时又像魔鬼在怒吼,红色的火光把火山口的外环照成一个血盆的大口,看着那些跃动的红光,还有冒出来的黑烟,地心的力量似乎想一下子在这缺口释放出来,我们想看清楚点,越走越接近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" 不要再往前了," Kim对我们说。

" 看见那缺口吗?一个月前还是可以站人,但最近已经蹋下了。"

我们被吓得马上止住脚步,当站在只有五公尺距离火山口时,能清楚看见溶岩湖中央的岩浆沸腾升起,然后向四方八面流淌,这些就是坚硬石头的前身,真想知道要达到怎样的高温才能把石头煮成糖浆一样,而偏离中心在旁边的岩浆又渐渐的变成炭黑色的石头,这真是难得一见的物理过程。

在溶岩湖的右方,有一个五米大的洞口不断有岩浆喷射出来,从那个洞口一直往下,一条岩浆之路通往地心,那里是地球最奇妙而神秘的地方,你只能想像,永远也不能体会。神曲中,但丁误入了不见天日的森林,被希腊诗人维吉尔的灵魂带进九层的地狱,看尽一切生前犯下恶行的亡灵在地狱中接受严酷的报应,或许正如阿发尔人所相信,地狱就真的存在这不为人知的深处,当生命完结时,谁的灵魂能夸过这地狱之门,就只有留待最终的审判了。

 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
一小时后我们回到军人在山上注守的地方,我们四人坐在用石块围成如同猪圈的地上,Kim分给我们一份中午时一模一样的食物,硬面包和茄酱螺丝粉,经过一整天的时间,味道已带有酸味了。晚上我们席地而睡,还好山上温度很凉快,还有微风,军人在悬崖边上看哨,同时生起了柴火,煮咖啡的气味随风飘至,一枝烟在他们指间来回传递,在险地本就需要有同甘共苦的情怀。天空上繁星闪烁,不远处是火山口的红光跃动, 这样的晚上,人生又能够遇上几个?

DAY 4


第二天早上六时,我们再去附近一公里外看另一个火山口,依然是由多位军人陪同我们一起,这火山比较昨晚的塔尔阿雷火山更为广阔,但已经没有溶岩湖,岩浆已经冷却,慢慢变成坚硬的硬壳层,但火山周围的裂缝还是不断冒出很多白烟,说明这新形成的地壳下依然蕴含了大量的岩浆,只要累积了足够的力量,同样会再次爆发, 置身此地,让我感受到地球的力量, 思绪穿梭回到亿万年前的远古,那时候,没有空气没有水,我惊叹生命是如何神奇的在这种死寂之地孕育出来,大自然的奥秘,它的演变过程,其实远远超乎了人类的知识和想像,我一直相信,宇宙中一定存在某种力量凌驾于一切生物之上。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埃赛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

远在三千万年前,阿拉伯板块和非洲板块因地壳的漂移而相互分离,形成了非洲与阿拉伯之间的红海和亚丁湾,大约在一万年前, 发生了惊天地,泣鬼神的大地震, 红海突然隆出山脊,形成高地,以东北方向面向红海,以西南方向形成洼地,而且以这方向持续发展,自此之后这片土地一直没有平静下来,成为地球上最燥动的地方,直至现在,洼地每年仍以一至两公釐的速度持续下降和撕裂,科学家计算出六千万年之后,这东非的一角将会完全和非洲大陆分离,红海将会把这片洼地完全据为己有,海水将会把这炽热之地冷却,介时这人间炼狱,燥动之火将会完全熄灭,地狱之门也将紧闭。六千万年以人的角度理解看似遥远得不能想像,然而以宇宙观的角度去看待,这只是仅仅的一瞬间。

四天的火山之旅完结,回到默克莱找ETT旅行社代订明天早上去拉利贝拉 Lalibela 的车票,没有直达的大巴,只能坐八小时到 Woldia ,然后到了 Woldia 之后再坐四小时小巴到拉利贝拉,晚上在旅馆时,ETT通知我明天中午有三人包了团去拉利贝拉 ,我可以付二十五美元乘同一部车,而且不用凌晨四时赶去车站,早上八点在旅馆等待,我也乐意接受ETT这建议。

本人FB有我最近五年一百多篇旅游文章

另外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以下小弟的FAN PAGE 我将会把过往旅游文章重新发表 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iman1970/

色达

北彊阿勒泰

丹巴党岭

 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申博太阳城_申博77|与你共同行动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亿皇怎么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下载乐盈彩